就在這當兒,跑來了一隻狐狸。

「你好。」狐狸說。

「你好。」小王子很有禮貌地回答道。他轉過身來,但什麼也沒有看到。

「我在這兒,在蘋果樹下。」那聲音說。

「你是誰?」小王子說,「你很漂亮。」

「我是一隻狐狸。」狐狸說。

「來和我一起玩吧!」小王子建議道,「我很苦惱……」

「我不能和你一起玩。」狐狸說,「我還沒有被馴服呢。」

「啊!真對不起。」小王子說。


思索了一會兒,他又說道:


「什麼叫『馴服』呀?」

「你不是此地人。」狐狸說,「你來尋找什麼?」

「我來找人。」小王子說,「什麼叫『馴服』呢?」

「人。」狐狸說,「他們有槍,他們還打獵,這真礙事!他們唯一的可取之處就是他們也
養雞,你是來尋找雞的嗎?」

「不。」小王子說,「我是來找朋友的。什麼叫『馴服』呢?」

「這是已經早就被人遺忘了的事情。」狐狸說,「它的意思就是『建立聯繫』。」

「建立聯繫?」

「一點不錯。」狐狸說。「對我來說,你還只是一個小男孩,就像其他千萬個小男孩一樣
。我不需要你。你也同樣用不著我。對你來說,我也不過是一隻狐狸,和其他千萬隻狐狸

一樣。但是,如果你馴服了我,我們就互相不可缺少了。對我來說,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
了;我對你來說,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。」

「我有點明白了。」小王子說,「有一朵花……,我想,她把我馴服了……」

「這是可能的。」狐狸說,「世界上什麼樣的事都可能看到……」

「啊,這不是在地球上的事。」小王子說。

狐狸感到十分蹊蹺。

「在另一個星球上?」

「是的。」

「在那個星球上,有獵人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這很有意思。那麼,有雞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
「沒有十全十美的。」狐狸歎息地說道。


可是,狐狸又把話題拉回來:

「我的生活很單調。我捕捉雞,而人又捕捉我。所有的雞全都一樣,所有的人也全都一樣
。因此,我感到有些厭煩了。但是,如果你要是馴服了我,我的生活就一定會是歡快的。
我會辨認出一種與眾不同的腳步聲。其他的腳步聲會使我躲到地下去,而你的腳步聲就會
像音樂一樣讓我從洞裏走出來。再說,你看!你看到那邊的麥田沒有?我不吃麵包,麥子
對我來說,一點用也沒有。我對麥田無動於衷。而這,真使人掃興。但是,你有著金黃色
的頭髮。那麼,一旦你馴服了我,這就會十分美妙。麥子,是金黃色的,它就會使我想起
你。而且,我甚至會喜歡那風吹麥浪的聲音……」

狐狸沉默不語,久久地看著小王子。

「請你馴服我吧!」他說。

「我是很願意的。」小王子回答道,「可我的時間不多了。我還要去尋找朋友,還有許多
事物要瞭解。」

「只有被馴服了的事物,才會被瞭解。」狐狸說,「人不會再有時間去瞭解任何東西的。

他們總是到商人那裏去購買現成的東西。因為世界上還沒有購買朋友的商店,所以人也就
沒有朋友。如果你想要一個朋友,那就馴服我吧!」

「那麼應當做些什麼呢?」小王子說。


「應當非常耐心。」狐狸回答道,「開始你就這樣坐在草叢中,坐得離我稍微遠些。我用
眼角瞅著你,你什麼也不要說。話語是誤會的根源。但是,每天,你坐得靠我更近些……

 

第二天,小王子又來了。

「最好還是在原來的那個時間來。」狐狸說道,「比如說,你下午四點鐘來,那麼從三點
鐘起,我就開始感到幸福。時間越臨近,我就越感到幸福。到了四點鐘的時候,我就會坐
立不安;我就會發現幸福的代價。但是,如果你隨便什麼時候來,我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
該準備好我的心情……應當有一定的儀式。」

「儀式是什麼?」小王子問道。

「這也是一種早已被人忘卻了的事。」狐狸說,「它就是使某一天與其他日子不同,使某

一時刻與其他時刻不同。比如說,我的那些獵人就有一種儀式。他們每星期四都和村子裏
的姑娘們跳舞。於是,星期四就是一個美好的日子!我可以一直散步到葡萄園去。如果獵
人們什麼時候都跳舞,天天又全都一樣,那麼我也就沒有假日了。」

就這樣,小王子馴服了狐狸。當出發的時刻就快要來到時:

「啊!」狐狸說,「我一定會哭的。」

「這是你的過錯。」小王子說,「我本來並不想給你任何痛苦,可你卻要我馴服你……」

「是這樣的。」狐狸說。

「你可就要哭了!」小王子說。

「當然囉。」狐狸說。

「那麼你什麼好處也沒得到。」

「由於麥子顏色的緣故,我還是得到了好處。」狐狸說。

  


然後,他又接著說。

「再去看看那些玫瑰花吧。你一定會明白,你的那朵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玫瑰。你回來和
我告別時,我再贈送給你一個秘密。」

於是小王子又去看那些玫瑰。

「你們一點也不像我的那朵玫瑰,你們還什麼都不是呢!」小王子對她們說。「沒有人馴
服過你們,你們也沒有馴服過任何人。你們就像我的狐狸過去那樣,牠那時只是和千萬隻
別的狐狸一樣的一隻狐狸。但是,我現在已經把牠當成了我的朋友,於是牠現在就是世界
上獨一無二的了。」

這時,那些玫瑰花顯得十分難堪。

「你們很美,但你們是空虛的。」小王子仍然在對她們說,「沒有人能為你們去死。當然
囉,我的那朵玫瑰花,一個普通的過路人以為她和你們一樣。可是,她單獨一朵就比你們
全體更重要,因為她是我澆灌的。因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。因為她是我用屏風保護起來
的。因為她身上的毛蟲(除了留下兩三隻為了變蝴蝶而外)是我除滅的。因為我傾聽過她
的怨艾和自詡,甚至有時我聆聽著她的沉默。 因為她是我的玫瑰。」

 


他又回到了狐狸身邊。

「再見了。」小王子說道。

「再見。」狐狸說。「喏,這就是我的秘密。很簡單: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。實質性的東
西,用眼睛是看不見的。」

「實質性的東西,用眼睛是看不見的。」小王子重複著這句話,以便能把它記在心間。

「正因為你為你的玫瑰花費了時間,這才使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。」

「正因為你為你的玫瑰花費了時間……」小王子又重複著,要使自己記住這些。

「人們已經忘記了這個道理。」狐狸說,「可是,你不應該忘記它。你現在要對你馴服過
的一切負責到底。你要對你的玫瑰負責……」

「我要對我的玫瑰負責……」小王子又重複著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sophy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